记者暗访揭开地下五大(组图
2017-12-07 22:5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兵分两的本报特派记者,通过对湘北地下“重灾区”近10天的调查采访,一层层地剥开了地下的黑幕。记者还采访到了专业“反码”人士,为我们揭开了买码的五大。在张谷英村,记者欣喜地“天下第一村”正逐渐走出“码患”阴影,而有关部门也正在采取各种措施,将打码行动进行到底。

  清晨的山中村落雾气弥漫,明清风格雕梁画栋的石砖、青瓦、民屋,倒映在潺潺的护城河上,仿佛在静静的诉说着的一个古老的故事。以“耕读继世”、“孝友传家”闻名的天下第一村——湖南岳阳县张谷英村,这样的景象一直持续了数个世纪,不料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,“地下”传入张谷英村,人们开始将大把的和时间投入这个无底洞,以实现一夜暴富的梦。2月18日,记者来到被誉为“天下第一村”的张谷英村。

  “今年都没买过码了,也挺好的!”2月18日下午4时许,记者从岳阳市搭乘中巴车赶赴张谷英村,误将记者当作本地人的司机小张热情与记者搭讪起来。记者从小张口中获悉,他系张谷英村人,四年前一直在家务农的他无意中获悉赌码一事,便花近百元钱买码以“小试牛刀”,运气不错的他赢回了数千元,对于一年靠种地年收入不过3000元的他来说,这笔“”让他兴奋了好一阵子。从此认为能靠买码发财致富的他,从县城花数百元高价买回码书,钻研起“码经”,并不断下大注赌码,却不料数年下来,将全家三四万元的家当输尽,由于疏于打理,稻田也荒废了。迫于生计的他只好四处筹钱,租车跑起客运。现在每月也能挣三四千元,忙于经营的他开始摆脱赌瘾,小日子越过越红火。

  下午5时许,记者抵达了人潮拥挤的张谷英镇,两边店铺林立,步入镇中心左边的一条水泥马,不过4分钟,便来到了张谷英村村口。

  “你们住宿不,我们这里只要10元一个晚上。”一位头戴破烂棉帽的老奶奶笑脸相迎,老人姓刘,已经嫁入张谷英村数十年。当晚9时许,“地下”(即“赌码”)即将进行摇,安顿之后,记者赶到镇上进行调查。村口的一个小型超市内,记者借故买生活用品,与超市老板寒暄起来。老板称自己姓张,该栋房屋是自己建的,早些年买码亏了4万多元,为了还赌债,随后便做起了超市生意,如今已经玩不起这种高代价的“游戏”了。

  随后,记者又走访了摩的司机、饭店老板、旅店经营者,都参与过赌码,输掉的金额在三五千元到五六万元不等,其中绝大部分人在耗尽家财的代价下,开始意识到赌码的危害性,已经不再赌码了。

  第二天清晨,记者便找到了担任张谷英村村支书长达5年之久的张永德,“赌码确实害人不浅啦!”一脸憨厚的村支书向记者发出了感叹。张永德说,上个世纪90年代末,岳阳平江的赌码风潮开始入侵张谷英,“不说是全民皆赌,至少有80%~90%的人都在买码。”张回忆当初的情形摇头不已。张谷英的家风中有五条“铁律”,违反者轻则逐出家族,重则取其性命:一个是戒酗酒,第二是戒健讼;第三是戒多事;第四是戒浮荡;第五是戒贪忌。古老淳朴的家风被“码害”,如今淳朴的家风正在回归与重建。

  据张永德的保守估计,数年中,张谷英村因赌码而流失的钱财有四五百万。“现在只有20%的人还在继续买码。”

  “要彻底消灭码害,只能借助新农村的建设了。”当记者问及如何铲除码害时,张永德语气肯定地说道。张永德介绍,从去年开始,许多村民纷纷开设饭馆、旅店等,加入开发张谷英的旅游资源的行列,收入也逐渐提高。

  张谷英村二十多岁的张小姐2001年迷恋上赌码,4年内全家输掉五六万元。经过一番后,去年,戒码后的张小姐在镇上开了家烧烤小店,旅游旺季每月能挣三四千元。

  张谷英李三强介绍,这些年加大了对赌码的打击力度,从一定程度上遏止了“码害”的蔓延。

  2月16日,记者来到湖南临湘市,专程采访了“中国抗击地下联盟”的发起人,被誉为“民间致力于抗击地下第一人”的李许。李许创办的反对地下的专用博客“码日报”,曾在“之声2005年全球博客大赛”中获得了最佳新闻中文博客提名。

  李许向记者透露,在地下的一蔓延中,庄家的手段也越来越老道。地下与传销十分相似,庄家与赌徒之间形成了一个个式的网络,收单人一般在熟人中发展赌徒,参赌者电话下注,“码头”则派人流动收单、匿名记账,赌资和提成又是通过电子汇款,加上“码头”对参与者的严密控制,相互之间利用乡情关系予以,外人很难进入到他们的圈子里去,警方也很难获得直接。

  地下玩法简单,不需要多高的文化程度,从十二生肖所对应的49个号码中任意选择,一个电话,几秒钟就可完成“报单”,手续简便,它还没有赌资数额的。更重要的是地下有1:40的赔率,远远高于体育彩票和福利彩票,这对农民来说有着极大的力。

  李许告诉记者,地下之所以主要在农村地区盛行,是抓住了人们想一夜暴富的心理,巨大的利益和形式的隐蔽性让不少人这个中。

  【一】 从网上下载编辑码书到处贩卖,并大肆传闻能透码。【二】 庄家向码民一些电视节目能“透码”。【三】 通过手机“透码”,以“透露”、办理“会员证”的手段人。一旦诈骗巨额现金得手,立即中断与人的联系。【四】 打着“总公司”网站的旗号。【五】 睡觉做梦、跟小孩聊天时突然提到的有关数字动物都会被联想到“”,如果凑巧猜中了便会传言某某神和祖显灵,或者某某小孩是神童。

  李许对这五大 一一点破:地下开出的号码是借用了搅珠最后搅出来的特别号码,地下的中号码完全没有规律,和完全是两码事,所谓的码书完全是的。而电视节目“破码”完全是庄家的。手机“透码”、骗子网站“透码”完全是一些人利用地下进行诈骗设置的陷阱,至于“祖神显灵”、“神童”、“半仙”等,都是。

  2月14日一大早,在汨罗市城关区,记者看到在菜市场卖码书的人比卖菜的还多。在街头一家烟花店,店主指着满店的存货告诉记者,今年春节前后生意冷冷清清,以前人们过节喜欢买大礼花,现在因赌码手中缺钱,只好挑价钱便宜的鞭炮应付一下。

  在街头的一家化妆品店,记者偶遇一名因为上级庄家逃跑而被骗13万元的小庄家湛师傅。他向记者表示:“我算是彻底认清了地下的害人之处,现在还到处亲朋好友千万别买码”。

  据他透露,的地下与并没有实质的联系,运作形式完全不一样,只是利用了开出的特别号码,极具性和力。庄家分为多个等级,每级庄家之间大多通过熟人介绍,单线联系,底下的庄家甚至过了好几年还不知道大庄家在何方。底层庄家负责收集群众投下的赌注,上级庄家收集下级庄家的赌注,这样一级一级将赌注往到最大的庄家,庄家之间提取下注金额5%~15%不等的提成。每期发出的彩金,由大庄家向小庄家层层下发,赢了钱的码民们到最底层写单人那里兑。神秘的大庄家一般都是在外地遥控,资金往来则是通过邮寄、电子汇款和转账的形式。

  湛师傅还特别提到,他以前坐庄时,只听说最大的庄家是广东梅州的大老板,连姓啥都不知道。前两年,他是由一个朋友介绍加入这个组织的。在汨罗市城区,这个大庄家的下属庄家有十几个,每个庄家每次会向大庄家汇出几十万元,这个大老板可能在其他地方也有下属庄家。不过湛师傅也怀疑这个广东老板的真实性,“说不定就是本地人”,因为谁都能看出其中的暴利,只要熟悉了操作流程和怎样设置,只要手里有几万元现金,在广东有人接头负责从亚洲电视收集每期信息,就可以建立一个“庄家网络”。

  李许介绍,地下俗称“买码”、“赌码”,多称之为地下私彩、非法,是一种利用开号码进行赌博的非法活动。地下在内地“兴起”于广东省潮阳市,其隐蔽性很强,自1996年出现,直到1999年才被广东省门发现。

  对于怎样根治地下,民间“反码英雄”李许认为,国家司法部门要在法律上对地下这种聚众赌博行为予以界定,在赌博罪上增加关于打击地下的条款,或者制定暂行条例,为打击地下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。

  湖南省岳阳市治安支队罗科长介绍,目前,该市打码办的整个机构将列入他们支队,市局领导对此高度重视,他们将按照省委、省的部署,今年即将展开新一轮的打码风暴,争取把地下彻底消灭,“码风不除,决不收兵!”

  大学著名教授清心,的原始创意人、人和首期开公证人之一,他在《中国风靡“地下”及其思考》一文中,声明:自1976年产生以来,公司压根儿就从未编过流行的所谓的码书(至今市场上也不见这些玩意儿);的平码和都是开日即时随机由摇机摇出来的,绝对不是的年前安排好的,这说明在流行的所谓的码书都是假的。

 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系博士研究生李刚,主要从事博彩领域研究,近来年来调查研究地下。他说,整治地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加强导向,我们相关部门和应该向大力宣传,提高打击的针对性和有效性,在上它的。机关有关部门要尽快使用强有力的手段打击地下骗子网站,这样庄家也会失去“地下信息”的来源,从而消灭地下依托码书的。

  公立彩票发行部门要成立全国统一的彩票管理机构,加强产品的营销力度并实现经营的企业化和产业化,使地下没有的余地。

  在今年召开的湖南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,提交了打击地下提案的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院长、民盟湘潭市委主委杨鹏程,要实行责任追究制,同时对“地下黑庄”要依照有关法律法规不贷,更不能罚款了事,该的要,该的要。如今,已有广东、福建等省立法打击,湖南省也应该尽快出台打击“地下”的地方性法规。

  打字复印店顺便卖起 建始查获网络赌博2006-01-08 05:13:45

  男子买屡不中迁怒接单人将其碎尸喂狗2005-11-25 10:41:12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ightoutwithasocialite.com 版权所有